漫天飞雪霁

无地自容。

A Dream

(意识流一小时速写,亮第一视角
(大概算学院paro

他缓缓地睁开眼睛。七点多,外面下着雨,天色还有些昏暗着。
梦中巨大的蓝色月亮和伴生的末日景象仍挥之不去,他直起身来,拿过枕边的手机,摁开锁屏,读出现在的时间,微弱的光线照亮了他的脸。
为什么会做这种梦呢?他回忆起昨晚睡前浏览的一篇星体运行的文章,大概来由就是这个了。
宇宙星体间的红移与蓝移,与我们相邻最近的卫星月亮——理论上说它应当离地球越来越近,最终撞毁在地球上。
他又想起梦中景象来。那景色是有些骇人的,却透露出不容置喙的空寂的美感。以自身为第一视角,目之所及是天上的蓝色星体——那是太阳吗?不,因为很快随着脚步的移动,他看见高楼之后又现出橙色的星体来。他愣住了,随后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星体离地球越来越近。到了晚上,其目视直径已比太阳大出几倍来,甚至它的蓝光更加耀眼——刺目,但是明亮。夜空是沉寂的,看不到一颗星星,大概都是被那冷而炽烈的光给掩住了。
他明白发生了什么——如果星体的靠近不能停止,那大概就是末日的到来。他忽然想要回家看看,在熙熙攘攘的学校,大家乱作一团。课程几乎是停止了,而大家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去。
“回家看看吧。也没什么了。”他是这么劝说着的,隔着窗看高楼之后露出那巨大蓝月的一角。
回家寒暄之后,他却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。迁?可是往何处迁呢,哪里又是安全的呢。于是他沉默了片刻,又打算去楼下走走。
一路上,邻家敞开的大门里,断断续续的笑声,孩子的哭声,大人哄着的声音——生活的气息并没有断去,人们远比他想象中的从容。
他到了楼下,透过一片还算宽敞的空地仰头看去,也没在乎蓝色星体光线中所可能携带的宇宙辐射。
是的,那星体还在那儿,发着冷冷的蓝光。四下一片静寂。
他叠好被子,从床铺翻下,穿衣洗漱。结束之后给自己倒了杯温水,坐在那儿慢慢地喝完。
周末,时间还算早,室友都还睡着。
他打开电脑想要继续昨晚没完成的工作,却盯着空白的界面无所动作。于是他又关了电脑,戴起耳机来,想要接收些外界来的真实信号。他差点就想要随手点开部电影来听,不在乎内容,大概只想要听听人声——然后聊天界面弹窗跳了出来。他看了眼熟悉的名字,挑挑眉,点开那条信息。
来晨读吗?那人是这么问的。他考虑片刻,同意了。就来。他掂量了一下,如此回复道。
雨下的不大,但不撑伞会很快淋湿。他拿了书,撑伞走向雨中的教学楼。
算是熟络的,毕竟他都不需要询问对方汇合的地点,径直走向教学楼当中的风雨走廊——走廊的两边是空地,栽满了形形色色的植物,入目一片青翠,平白给人清幽的感觉。
意料之中那人在等他,腋下夹着本书,或许是单词本或许是诗集——这他无法猜出来。
“嗨。”那人看见他,微微一笑,笑容清爽地像五月清晨的阳光,“早啊。”
“你更早。”他回应道,找到一条还没被雨打湿的石凳坐下。气温不是很高,石凳还有些凉。
对方也没在意他的调侃,在他对面坐下,毫无诚意地问了句,“早饭吃了吗?”
“没有。”他如往常一般回答道,看着对方毫不奇怪地拿出袋面包扔给他。他也没有推辞,接过后道了声谢,慢悠悠地撕开包装咀嚼起来。
“脸色不大好,最近压力大晚上没睡好?”面对突如其来的发问,他咀嚼的动作停了片刻,又一切如常地继续。待吞下口中的食物后,相当淡然地回道:“那倒也没有。”
对方又瞥了他一眼,垂下目光去看摊开在膝盖上的书。“竞赛参加的多,课业紧,也还是要注意休息的。”
“嗯。”他点点头,将剩下的面包塞进嘴里,从喉管中模糊地应了一声。
轻轻的读书声响了起来。书画社社长的声音不比广播站站长差出多少。他这么想着,然后意识到对方在读一本诗集。
他将手中的包装袋扔进垃圾桶,反身回到石椅上坐下,在读书声中打开书,安静地读起那些代码来,竟也觉得一丝久违的悠然。
雨还在下着。

“不要怜悯死者,哈利。怜悯那些活着的人。”

“什么都不懂的时候,我曾拥有全部。”


大概是冬天傍晚的晴空,sai的二值笔笔刷刷云朵很有趣
电脑和手机色差巨大【。

这里阿霁
本体大概很软很好相处
叽。